欢迎访问中国植物学会!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学会活动
JIPB今日登上中国科学报头版头条,种康院士:要把JIPB发展成为高水准、国际化科技期刊!
日期:2020-12-16 发布人: 】【打印 关闭

 

 

《植物学报(英文版)》:探路学术期刊国际化

“今年我刊的国内外来稿大量增加,截止到2020年11月底,已收到国内外投稿700多篇。”看着稿件库里的投稿情况,《植物学报》英文版(JIPB: Journal of Integrative Plant Biology)编辑部主任贺萍直呼“今年创了新高”。
国内外来稿激增,是JIPB探路学术期刊国际化和更好服务国内外学术交流的成果之一。接受《中国科学报》采访时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JIPB主编种康的回答简洁而肯定:“要发展成为一个高水平的科技期刊,必定要走向国际化,更好地为科学研究服务。”
创刊于1952年的《植物学报》,在近70年的发展历程中,虽颇多磨砺,因文革也曾一度停刊,但国际化是其不变的信念。早在1998年,《植物学报》就被SCI数据库收录,是国内最早被SCI收录的期刊之一,成为最早走出国门的中国植物学期刊。
尤其是近20年来,JIPB在国际化发展方面不断取得进展,已经成为代表中国植物学发展水平、在国际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国际期刊。
“老城改造”
入SCI数据库、全英文出版、与国际出版集团合作——回溯期刊的发展历程,种康认为JIPB有三个关键的节点。
1998年,在时任主编、中科院植物所原所长张新时院士的领导下,《植物学报》成功被SCI数据库收录,成为国内最早被SCI收录的期刊之一。
“入SCI数据库,使期刊从国内植物科学舞台跃入了国际植物科学发展的大舞台。”种康说。
2002年,在时任主编叶和春的带领下,《植物学报》以壮士断腕的决心,毅然改为全英文出版。
“当时,《植物学报》已经是国内植物学研究领域最知名的刊物,是很多植物学研究工作者案头必备的参考书。”种康觉得,在这种情况下期刊改为全英文出版,让刊物与Plant Cell、New Phytologist等植物学领域的国际著名期刊同台竞争,向世界展示中国植物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,是“《植物学报》办刊人的初心,更体现了老一辈植物学家对科技期刊发展的高瞻远瞩”。
2005年,为适应国际化需要,时任主编韩兴国和马红推动《植物学报》由Acta Botanica Sinica更名为Journal of Integrative Plant Biology,并与国际知名出版集团Wiley合作出版,启用在线投稿系统。
2007年之后,时任主编刘春明推动JIPB启用全新版式和创办全新英文网站,被PubMed收录,从此进入了国际化发展的快车道。
种康介绍,作为国际合作出版的先行者,JIPB目前拥有国际化出版体系,网络版通过Wiley Online Library发布平台全球出版。对外发行已达200多个国家和地区,2019年全文下载量接近35万次。
归结其国际化发展思路,种康认为:“近十多年来,作为中国传统经典期刊,JIPB沿着‘老城改造’之路不断突破。”
在中国科协等机构的支持下,JIPB组建了由国内外著名植物科学家组成的编委会,并积极倡导“整合”理念,面向全球,刊发整合植物生物学研究重要创新成果。
目前,JIPB已被SCI、EI、PubMed等85个主流数据库收录。JIPB最新的2年SCI 影响因子达4.885,位于植物学领域前7.3%,连续8年稳居SCI Q1区。在Scopus数据库中,JIPB的最新引用分值(CiteScore)为8.1,位于前4.2%。
在中国科协委托中国植物学会认定与发布的《植物科学领域高质量期刊分级目录》中,JIPB入选T1(Top 1),在全球560种学术期刊中居于前3.8%。种康表示:“JIPB正迅速进入世界一流学术期刊行列。”
专家办刊
“JIPB的重大改革之一是率先实施专家办刊,学术把关完全由一线科学家负责。”种康介绍,目前JIPB的编委队伍达107人,其中包含美国、英国等12个国家的外籍编委39人,占36%。近年来,编委团队还吸引了一批年富力强的中青年专家。
在贺萍看来,JIPB的历任主编,均为植物学领域知名专家,热爱科技期刊事业,兢兢业业、不遗余力推动期刊发展。JIPB的副主编包括美国科学院院士Ian Baldwin、Jian-Kang Zhu等10名国际著名专家。
“主编亲力亲为,全程跟踪稿件,保证审稿过程的公平,接受高质量文章。”贺萍告诉《中国科学报》,“种康主编和共同主编、中国农业大学生物学院巩志忠教授对稿件质量有严格的要求。”
种康介绍,JIPB的稿件审理严格执行同行评议审稿制度和责任编委制,主编、编委联合把关,且每年召开编委会,群策群力,共同推动期刊快速发展。
“JIPB发展的另一个重要措施是打造一支提供一流服务的国际编辑团队。”种康介绍,早在十年前,JIPB编辑部就先后聘用过多名外籍全职编辑,在期刊语言文字的规范化、对外宣传以及与编委、作者等交流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,加强了编辑力量和服务水准。
而学术期刊的快速和持续发展,有赖于一批学术质量高的文章,有赖于期刊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。“文章是期刊发展的基石,科学研究是科技论文的支撑。”种康表示,JIPB拥有覆盖面广、数量大的作者群体,能够做到在大量的投稿中优中选优。
目前,JIPB致力于打造植物学综合性期刊,兼顾植物学各领域,关注宏观和微观植物学科。针对前沿研究和热点领域,JIPB由学科领域著名专家进行约稿,组织主题专刊,每年发表约2- 4期专刊。
2016-2018年期间,刊发的国际同领域Top10%文章中,JIPB共有51篇文章入列,占其发文量21%。
借船出海
由于发展历史等原因,英美等国有大量世界著名学术期刊,且形成了非常庞大而成熟的出版集团。例如,创立于1807年的Wiley集团,是全球历史最悠久、最知名的学术出版商之一,是世界第一大独立的学术图书出版商和第三大学术期刊出版商。
学习借鉴国际著名期刊出版模式,对提升国内期刊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早在2005年,JIPB就与Wiley集团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。“这使JIPB的出版流程更加专业化、标准化和国际化。”种康说。
种康表示,自2009年以来,JIPB始终奉行编委团队国际化原则,由专业的国际化编委指定相关领域的审稿专家,严格实施同行评议。目前,JIPB的审者库拥有专家7000余人,国际审者占比达60%。
同时,JIPB率先将防抄袭系统CrossCheck嵌于稿件系统内,从源头上预防和阻止了学术不端行为。
审稿时间长,是学术期刊遭受诟病最多的问题之一。为此,JIPB积极简化审稿流程,提高审稿时效,24 小时内决定是否送审。同时,JIPB还保证已接受稿件在48 小时内在线发表。
“编辑部和编委紧密配合,高效工作,近年不断缩短审稿周期。”种康介绍,2020 年,JIPB从收稿到接受的平均周期为40天。
JIPB审稿流程还特设了“快速通道”(PubExpress),快速审理优秀稿件。例如,对于一些具有突破性研究的优质稿件,JIPB对其开辟快速通道,快速刊发。
“主编亲自负责‘快速通道’来稿,结合同行评议,3-5 个工作日给出决定意见。”种康表示,通过“快速通道”接受的稿件,全程处理和在线时间为8个工作日左右。
此外,JIPB还与美国Plant Editor专业公司建立合作关系,严格把好语言关;在海外建立Twitter 账号,对所有文章进行推宣,以扩大国际影响,吸引国内外优质稿源。
正是这一系列创新举措,使得JIPB的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。截至2019年9月25日,JIPB发表美国、德国等60个国家和地区的文章1763篇,篇均被引18.1次。
“国际化包括要有国际通行的运行模式,还要有国际化的编委会、国际化的作者、国际化的审稿、读者以及国际化的刊物传播、发行。”种康说,只有这些因素国际化,才能真正做到科技期刊国际化。
特色发展
然而不可否认的是,包括JIPB在内的众多国内学术期刊仍处于发展期,面对国际知名学术期刊的攻城略地,国内学术期刊的发展压力不容小觑。
多年来,种康一直致力于推动加大支持国内的国际学术期刊,为此,他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向国家相关部门提出了相关提案,并获得采纳。
“面对国外期刊的竞争,JIPB的劣势在于国内优秀稿件仍然较少,优质稿件外流现象较严重。”种康表示,受期刊运作机制及研究评价等因素的影响,我国科技期刊的优质稿源竞争力与国际一流期刊相比存在较大差距,明显滞后于我国科研竞争力的发展。
此外,国际投稿少也是国内学术期刊国际化过程中需要深入解决的问题。目前JIPB的国际稿件虽然不断增加,但占比为12%,相对来说比例仍较低。
“要依托学科优势,走特色发展道路。”种康表示,我国要利用在国际上有影响的学科,或者世界一流学科建设,带动期刊发展。“特别是我国领先的方向和具有中国特色的领域,深入思考中国科技期刊如何争取到中国顶尖原创成果。”
让种康欣喜的是,中国植物科学家在光生物学、植物抗逆和分子进化等若干领域,在国际上已处于领先或并跑地位;我国从事植物学研究的科研人员群体较大,有大量的优秀科研成果产出,这为JIPB高质量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学科基础和支撑。
此外,我国出台的一系列科技体制改革政策,也必将极大地改善本土期刊的稿源质量,促进期刊的快速发展。例如,中国科协组织实施的分领域高质量科技期刊分级目录项目,将使国内外高质量期刊实现同质等效应用;“破五唯”等评价体系的优化完善,也将进一步保证我国期刊的优质稿源供给问题。
随着网络化、数字化技术的不断发展,“数字化进展缓慢,缺乏高影响力的数字出版与传播平台”,成为制约我国科技期刊发展的重要问题。
“广大科研人员越来越广泛使用数字化产品,习惯于在线获取文献与知识,国际期刊出版机构都十分重视学术资源聚集,重视提供在线知识服务。”种康表示,我国期刊的国际发布与传播绝大部分都是“借船出海”。
种康建议,我国科技期刊出版机构应加快海量学术资源集成,加强数字出版与传播大平台的整合建设,成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出版集团公司,进而建成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数字出版与传播平台,从而化解我国科技期刊出版机构亟待解决的难题。

同时,要加快出版融合发展,推动出版业转型升级和深度融合。比如加强数字出版精品生产传播、探索符合出版单位特点的融合发展路径模式、加强数字教材出版的引导规范、完善数字和网络出版管理的举措等。

 

 

作者:郑金武,来源:中国科学报

上一条:植物逆境适应机制国际前沿学术研讨会圆满召开下一条:2020年度中国植物学会省级学会理事长联席会在浙江金华成功召开

学会简介 | 新闻中心 | 科普专栏 | 生物学竞赛 | 会员天地 | 友情链接 | 联系我们

中国植物学会  京ICP备06026858号-1

北京市香山南辛村20号100093    电话:(010)82599636,62836505   Email: bsc@ibcas.ac.cn